鼎盛彩票网投注

  章节报错
笔趣阁 > 婚姻二次方 > 第五百一十九章 拍卖会

第五百一十九章 拍卖会

一秒鼎盛彩票网记住【笔♂趣÷阁 paksama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酒店的套房里,加鸿才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等着丽娅的到来。    说实在话,相对于云霁,他更喜欢丽娅这样具有阴柔美的女人,云霁虽美,却太要强了,这让男人会少了许多性趣,而这丽娅呢,柔柔弱弱的,还真是惹人爱呢。    丽娅磨磨噌噌的按响了门铃。    “美人,你来了。”加鸿才满嘴黄牙一笑,双眼放着绿光,一只手就朝她抓过去,像拎小鸡似的拎起了她朝着房中走来。    “加哥,求求你放过我。”丽娅全身发抖,脸色煞白,惊恐地哀求着。    “放过你,那谁来陪我玩?”加鸿才可不会干了,他脸色一沉,眼里的光凶残暴唳,这男人成天不干正事,每天就是养足精神,到了晚上对女人的需求就旺盛到了变态。    此时的他就像是饿狼面对着待宰的羔羊,这到手的肥肉哪肯放弃,当下嘿嘿狞笑一声,迫不急待的脱掉衣服,就朝她扑来了过来。    “不,加哥,不要”丽娅恐慌的尖叫,却阻挡不住加鸿才的蛮力,很快就被加鸿才绑住了双手。    “云霁,加鸿才,我不会放过你们的,你们是魔鬼。”丽娅咬紧牙关,承受着加鸿才变态摧残的同时,仇恨也像种子发了芽。    当她从晕死状态中再度醒来时,天已经快蒙蒙亮了,折磨得她筋皮力尽的加鸿才此时睡得像头死猪,她的双手仍然被反绑着,全身惨不忍睹。    她咬紧牙关,挣扎着爬起来,挪到卫生间,用力磨掉了绳索。    如果没有看错,刚刚被加鸿才摧残的时候,她看到了头柜上加鸿才的裤子上面有串钥匙,那钥匙正是加诚集团与云正太集团公司共有的保管机密资料的钥匙,而那天,她在回头的瞬间,亲眼看到云霁就是用的这串钥匙把陷害木清竹的罪证锁进去的。    很显然,这钥匙只有可能是云霁或加鸿才能共有,其他人是不可能有的。    她悄悄走过去,取下了钥匙,忍着全身的剧痛悄然走出了酒店。    天上还是繁星点点,凉爽的晨风阵阵袭来。    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丽娅的头脑清醒了不少。    只有加紧行动才能摆脱这个魔掌,不管怎么样,她要尽快成为阮氏公馆的女主人,要做人上人,不能再这样过这种恐怖的生活了,如若再这样下去,她的死期不远了。    云霁,加鸿才,想到这二个人,她的眼中都是怒火。    清晨,微凉的风从窗户里缓缓吹进来,沁人心脾。    木清竹睁开眼睛。    天已经亮了。    她猛然坐起来。    今天可是要去博物馆替妈妈拍下那把玉扇的,妈妈从来没有求过她什么,这次开口,还是特意把她叫回去开的口,她真不能马虎大意。    一只手从她的背后伸过来,圈住她。    掌心的温度温温的,烙在她的肌肤上面,很舒适的感觉。    “清竹,这么早就醒了。”阮瀚宇的声音温软里带着磁性,非常的动听。    木清竹低头。    阮瀚宇睡得饱满的眼深遂有神,正噙着笑意望着她,看来昨晚,他是真得到满足了。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有走?”木清竹想到昨晚把她带来了君悦公寓,想想这家伙的心思很明显呢,只是一向都会早早离开忙碌的他今早竟然这个时候了还会赖在上,这就有点不明白了,当下就问出了声来。    阮瀚宇嘴角微翘,坐了起来,搂着她在怀里,低头轻吻着她的脖颈。    “清竹,今天妈妈不是要我们到博物馆去拍回玉扇吗?”他在她的耳边喃喃说道。    “是,但是妈妈只是要我去,并没有叫你去。”木清竹用手放在他的脸上推开了他,淡淡地说道。    “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陪你去。”阮瀚宇见她分得这么清楚,有点悻悻然,立即纠正了。    “你忙你的吧,这点小事,我一个人去就行了。”木清竹开始起穿衣服了。    阮瀚宇感到她娇软的身躯一下就离开了他的身子,竟然会有种空落落的感觉,话说他们不是夫妻了么,日日同,可他总觉得他们呆在一起的日子太少太少了,好像他们就是天上的那牛郎织女般,连能呆在一起都是万分艰难的那种感觉。    这会让他很不安。    “不行,我不放心,要陪你一起去。”阮瀚宇也起了,开始冼簌,看到木清竹有些忙碌的身影,安慰道,“这里离博物馆近,不要太着急了,现在时间完全来得及。”    木清竹拿起牙膏挤着放到牙刷上,随意地问道:“这么说,你昨天带我来君悦公寓,是为了今天陪我去博物馆的了。”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阮瀚宇笑笑,脸上很沉凝的表情,适时补上一句,“这里才是我们的家。”    我们的家?    这话一出口,木清竹的手普抖了下。    昨晚丽娅已经入住阮氏公馆了,带她来这里,难道是怕她伤心么?    这里只有他们二人,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生活,也是属于他们二人的家。    这样想着,心思有点重。    博物馆位于城中心地点,紧靠着图书馆。    才刚来到现场,就有各种精美的图案与宣传策在力的宣扬着今天所拍的物品。    木清竹从一位宣传小姐的手中接过了一份宣传策,细细看了起来。    在一大堆精美的图案中,她终于看到了这把并不算得昂贵的玉扇,它确实不太显眼,连介绍也都是寥寥几笔。    吴秀萍应该是从电视媒体的宣传上看到这个玉扇的,木清竹弄不明白她为什么非得要这柄玉扇,虽说家里有了把,但就算是凑成对也看不出有什么升值的潜力,但老人家想要个这样的东西对于她来说那完全是不难的,这样的玉扇估计跟她抢价的人不会多,毕竟这次拍会上好的宝物多了去了。    她很有自信快速拍到这个宝物然后拿回飞扬小区交给吴秀萍。    拍会很快就要正式开始了。    阮瀚宇牵着木清竹的手,二人很恩爱的出现在会场里。    有许多新闻媒体的镜头对准了他们。    阮瀚宇大大落落的,带着木清竹观看着那些摆放在大厅里准备拍的各种宝物,然后他们在那柄玉扇前停了下来。    玉扇打开放着,他们同时低下头去,玉扇的确与吴秀萍手上是一模一样的,只是这把玉扇上面那株栩栩如生的白梅,白得洁净,如云朵般绵软,与家里那柄上面傲然而放的血梅若相得益障。    木清竹的手抚上了外面罩着的玻璃罩,嘴角微微笑了笑。    有一束强光朝着这把玉扇望来,或者说是朝着他们望来,她突的就感到了某种不安的情绪,抬起头望去。    上面是二楼,一家非常阔气的包厢房前,二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正朝着她面前的玉扇望来。    木清竹看清了,那二个男人身形高大,面无表情,眼神非常机警,眸眼里的光清冷不带任何感情。    这样的男人一般都会是哪个重要人物身边的人,而且他们中有一个并不是中国人。    木清竹的心莫名的跳了下。    难道今天还会有什么大人物出场么?    这里拍的东西,那都不是一般的人所能买得起的,因此能来这里的人当然是非富即贵了,如果能有什么大人物到来,也在情理之中,这样想着,就把有些紧张的心放了下去。    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。    二人都去找电话。    最后是阮瀚宇的手机在响。    阮瀚宇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抬眸一看,剑眉瞬间拧起。    这时木清竹也好奇地朝着他的手机瞧来。    上面‘丽娅’二个字不停地闪现着。    木清竹的心凉了下去,脸上莫名的就有了丝悲怆。    阮瀚宇面有不悦之色,但想了想,还是接通了手机。    “小丽,什么事?”他简短的问,声音很冷。    “瀚宇哥,我要马上见到你。”丽娅在那边的声音有些急促,夹着一些惊恐。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阮瀚宇眉眼一动,瞬即问道。    “瀚宇哥,有人跟踪我,我怕,求求你快来吧。”丽娅带着哭腔,在那边有些惊慌的喊。    阮瀚宇眼眸几转沉吟着,尔后断然问道:“你在哪里?”    他这样问着时看了眼木清竹,木清竹的脸色有点白。    伸出手来抚摸了下她的头。    “好,你赶紧想法跑到旁边的白云酒店,那里会有人保护你的,我随后就到。”阮瀚宇扭头到一边,如此说着,立即收了电话。    “清竹,我有要紧的事必须要出去一下,这个玉扇不管花多少价钱都要拍下来,不能让妈失望,我先走了,有事给我电话。”阮瀚宇的手再摸了摸她的头,对她微微一笑。    然后,他放开了她,朝着外面快速跑去。    木清竹的身子有些僵硬,手脚都很冰凉。    他听到丽娅的电话后立即就走了,甚至都不会征询她的意见,就把她晾在一边了。    还说是陪她来买玉扇的,这根本就是敷衍嘛!    她的眼睛有点潮湿。    这男人口口声声说爱她,可他的行为越来越让木清竹捉摸不透了。    v
丰大彩票投注 | 乐盈彩票注册 | 5分快乐8计划 | 极速快3口诀 | 555彩票网站 | 393彩票 | 六合秒秒官网 | 极速快3遗漏 | 六合秒秒分析 | 彩73彩票平台 | 万家乐彩票注册 | 5分六合单双 | 高手彩票投注 | 爱彩彩票网站 | 9928彩票平台 | 大发排列3预测 | 5分快3骗局 | 大发排列3倍率 | 大地彩票网站 | 极速pk10分析